<tbody id="atrkv"></tbody>
  • <dd id="atrkv"></dd>

      1. <rp id="atrkv"></rp>
        <button id="atrkv"><mark id="atrkv"></mark></button>

        <em id="atrkv"><strike id="atrkv"><u id="atrkv"></u></strike></em>

      2.        智能電網所帶動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是巨大的,輻射的產業鏈很長,它涉及通訊產業和電器產業,同時還拉動新能源產業

          國家電網萬億押寶“智能” 劉振亞堅強布“網”

         

          晚上下班,把新能源汽車象手機一樣充上電;坐在自己家里就可以看到整個城市的用電情況;家里用電會根據時段的不同自動定價,高峰時電價自動上 揚,低谷時電價自動下調;不必為停電而擔心,因為智能電網的自愈功能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自動恢復;用戶在電能富裕時,還可把電賣出去……

          這一切并非虛構,10年后,“智能電網”或將讓這一切成為現實。

         

          2009年1月,奧巴馬發布了《復蘇計劃尺度報告》,宣布智能電網改造計劃,將鋪設或更新3000英里輸電線路,并為4000萬美國家庭安裝智能電表。

          5月,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明確表示,政府未來將加大對特高壓輸電技術研究的支持力度,加快特高壓技術發展步伐,從實際出發積極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智能電網發展道路。

          1萬億元打造智能電網

          智能電網,即Smart Grid,原意為智能網格或智能網。國家電網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副總工程師胡學浩將其定義為:“以物理電網為基礎,在中國以特高壓電網為骨干網架、各級電 網協調發展的堅強電網為基礎,將現代化先進的傳感測量技術、通訊技術、信息技術、計算機技術和控制技術與物理電網高度集成而形成的新型電網。”智能電網具 有堅強、自愈、兼容、經濟、集成、優化等特征。

          目前,我國正在規劃的2030年電網路線圖,智能電網是主角。

          “我們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堅強的智能電網。”中國國家電網公司(以下簡稱國家電網)總經理劉振亞日前對外公開宣布。

          業內人士認為,劉振亞之所以如此高調,其底氣在于此前國家電網建設的“特高壓”線路已經試運行近半年,基于特高壓線路的成功運行,建立智能電網 將成為可能。另一方面,隨著國家發展新能源規劃的政策出臺,也迫使國家電網不得不打造一張堅強、高效、智能化的電網,以容納更多的新能源發電輸入和接出。

          而據專家預計,要建設成國際先進水平的智能電網,總投資將不低于1萬億元。

          4月24日,劉振亞訪美會晤美國能源部長朱棣文,并在華盛頓發表主旨演講稱,“中國國家電網公司正在全面建設以特高壓電網為骨干網架、各級電網協調發展的堅強電網為基礎,以信息化、數字化、自動化、互動化為特征的自主創新、國際領先的堅強智能電網。”

          5月21日,在北京召開的“特高壓技術國際研討會”上,劉振亞介紹,智能電網首先應當是一個堅強的電網。堅強是智能電網的基礎,好比人的體格,智能是堅強電網充分發揮作用的關鍵,好比人的大腦,兩者相輔相成、協調統一。

          “有插座的地方就有能源,有插座的地方就有信息互動。消費者既可以是電力客戶,也可能成為風能、太陽能、氫電池、生物沼氣燈小型電力供應商。如 同手機話費計量一般,攜帶芯片的充電裝置將在公共插座上實現買電或售電的交易行為,攜帶芯片的家電和其他電力用戶設施將實現遙控管理。”中科院首席能源專 家武建東說。

          100億元布局壩上風電

          從北京往西北行大約兩個半小時車程就到了地處內蒙古高原南緣的壩上地區——河北省張北縣,這里海拔達1500米左右,風能資源豐富。目前,已有包括五大發電集團在內的共13家大型集團公司入駐張北。

           國家電網的風力發電項目是位于張北縣海流圖鄉附近的滿井風電場,原屬國務院國資委旗下中國節能投資公司所有。

            2009年4月,國家電網與財政部、科技部共同決定,在全國范圍內建設1-2個風光儲能聯合示范項目,由國家電網旗下子公司國網新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國網新源”)負責項目的實施。

            據張北縣風電辦主任于萬明說,張北縣的風能和太陽能資源沒有問題,建設條件也比較好,最關鍵的是區位優勢,從北京到張北最多兩個半小時。5月底,國網新源 開始和張北縣政府洽談落戶事宜,并于6月中下旬簽訂了初步協議。協議規定國家電網的風光儲能項目將在三個月內開發規劃,簽約一年內開工建設首期工程,用 2-3年時間完成30萬千瓦的風電開發項目。

           于萬明說,整個風光儲能示范項目包括5個國家級的實驗基地,分別是30萬千瓦的風電項目、10萬千瓦的太陽能光伏發電項目、7.5萬千瓦的化學儲能項目及一個風機設備檢測中心和一個風電集中輸出的檢測項目。

           國家電網的風電項目共50萬千瓦,其中張北縣滿井風電場將建設30萬千瓦,其余20萬千瓦將建在緊鄰張北縣西部的尚義縣。

          據悉,該項目國家的要求是不能超過200億。“5個項目的投資會在100億-150億元左右,其中檢測中心今年7月份將開始動工,明年就可以開始安裝并投入運行。”于萬明說。

          業內專家稱,風力發電、光伏發電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并網問題,國家電網參與到“風光”發電中,無疑具備了天然的優勢。

          “風電、核電等新能源的開發迫使我們要開發智能化的電網,因為智能化的電網才能滿足各種電源的輸出和接入。”國家電網副總經理舒印彪表示。

          “屆時,電網優化配置資源能力將大幅提升,清潔能源裝機比例達到35%,分布式電源實現‘即插即用’,智能電表普及應用。”國家電網公司研究室主任葛正翔說。

          未來還有很大難度

            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國家電網的智能電網將分三步走:2009-2010年為規劃試點階段;2011-2015年為全面建設階段;2016-2020年為引領提升階段,全面建成統一的堅強智能電網,技術和裝備全面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智能電網所帶動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是巨大的,輻射的產業鏈很長,它涉及通訊產業和電器產業,同時還拉動新能源產業。”舒印彪說。各國政府在大力推進新興產業發展時,必然有大規模的投資跟進,這對擴大內需、拉動經濟具有重要作用。

          盡管如此,中國科學院電工研究所研究員齊智平卻擔憂地說,中國發展智能電網面臨很多挑戰,現有的管理體制、價格機制、定價方式都要發生改變,電力網、通信網等利益集團要進行融合。智能電網是涉及電力系統整體的變革,需要各行業機構協同以及資金、政策支持。

          胡學浩也沒有輕看我國發展智能電網的難度,“我國智能電網技術的實施是一個長期過程,要根據實際需要和可能逐步進行,期間會有變化,有些技術要試點后推廣,切忌盲目投入。”

          爭議還不僅如此。

          2002年,國家實施電力體制改革,要求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規定國家電網的主要職責是負責各區域電網之間的電力交易和調度,處理區域電網公司日常生產中網間協調的問題;參與投資、建設和經營相關的跨區域輸變電和聯網工程等。

          2005年,國家電網因將647萬千瓦的發電資產注入國網新源而廣受非議。2006年,國家電網被迫將旗下的近800億的發電資產剝離。

          因此,國家電網能否抓住新能源建設中電網公司沒有明確政策限制的發展契機,突破了電網公司不能發電的政策限制還是個未知數。

          6月26日,國網新源發展規劃部副主任溫幸稱,張北的項目還處于前期審查階段,詳細規劃還不得而知。

          有關人士擔心,國家電網在張北僅僅是一個示范項目,如果將來擴大規模,勢必和風力發電企業形成競爭。“而它同時是這些發電企業的東家”,如何做到一碗水端平還是個問題。


         

        來源:中國資本證券網-證券日報 作者:張 宇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 聯系我們    深圳市 北川電子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5   ICP備案號:粵ICP備05043655號